合阳中学史话

作者:雷烽 来源:《合阳文史资料》 录入者: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16年07月18日 点击数:

创业维艰

 

  “百年魔怪舞翩跹。”1915年至1916年,窃国大盗袁世凯迷恋着作皇帝的美梦,把他的爪牙伸向陕西,派陆建章作陕西省督军。西北乌云满天,陕西痛遭北洋军阀蹂躏,陕西人士掀起了逐“鹿”(指陆建章)的高潮。当时,受孙中山先生革命思想影响的一些知识分子、社会人士、开明官绅等,在文化界也响应反袁运动,计划兴办学校,进行教育改革。1916年(丙辰)春,党晴梵(灵村人,曾住上海公学)、萧西臣(高池村人)、杨季石(杨家城人)、刘进臣(秦城人)等人商办县立中学。这一倡议得到县巡警局局长赵步云(又名孝信儿,卓里村人)、劝学所所长曹子明(县城内东街人)等地方绅士的支持。先筹设县立高等小学堂,作为中学基础。校址在前古莘书院。彼时共有学生四班。两班毕业后,加以甄别考核,招收为中学预科两班。以邻近的城隍庙道院作为临时教员院。党晴梵任校长,田无尘(坊镇人)任校监。赵正轩(岱堡人,留日学生)任舍监。聘张柳塘(官庄人,举人)、李周臣(行家庄人,举人)教授国文历史等课程。席蔚若(席家坡人,老生员)为小学部主任,王子钦(中雷村人)、安介侯(安家堡人)为文书。不久,因地方官僚绅士争权夺利,互相排挤攻讦,矛盾重重,以致学生罢课,离开学校。经张缙卿先生从中斡旋,学生逐渐返校。紧接着,护法事起,讨逆军兴,靖国军杨虎城等经合赴宜川,军队占驻学校。在戎马倥偬、经费拮据的情况下,学校也就停办了。

  逐“鹿”战停,陈树藩任陕西督军兼省长,派张联济(长安人)当合阳县知事。这些军阀政客,一味争权夺利,扩张势力,把教育根本不放在心上,以致合阳教育陷于停顿状态。屈岩如(牛庄人)留日回国,在太清观(现在合阳中学地址)筹办了一所清华预备小学,当时学生只有几十个人。靖国军第五路赶走陈树藩驻合阳部队后,主张振兴教育。1921年(辛酉)秋,县里的绅士郭海楼(卓里村人)、劝学所所长刘任夫(秦城村人)等,除在全县各地创设二十四所高小(后缩为七所)外,把清华小学和中学预科合并成合阳中学,学制四年毕业。陕西省第一所县办中学就这样诞生了。屈岩如任校长,校址仍设在旧书院。拟将新校建立在太清观,但因筹款拮据,尚未动工。彼时屈岩如到三原开会,趁便请陕西靖国军总司令于右任写了“合阳中学校” 五字匾额,石刻贴金,璀璨耀目,直到1996年秋,才被砸成齑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人事沧桑

 

  “人间正道是沧桑。”1922年,靖国军结束。1924年(甲子年)夏,马凌甫(渠西人,留日学生)任陕西省教育厅厅长,委任王怀斌(字允伯,良石村人)为合阳中学校长,就原计划在太清观建校、派范清丞(渠西凸人)协助。1925年建成后镌刻了“合阳中学建校碑”(现在合中学校,经过文化大革命,碑文已残缺不全),马凌甫撰文,前陕西省都督张凤■书丹(韩城强重行代笔)。

  接着,党虎丞(行家庄人)、雷吉九(坡赵村人,举人)、张健伯(南王村人)、吕乐亭(中王村人)相继任校长。1933年,乜叔平(察哈尔人)任县长,又邀请党晴梵当校长,党修甫(坊社村人,解放后陕西师大副教授)任教育主任,王鲁彦(浙江人,左联作家)任国文教员。学生约一百多。学校创办了《生机》旬刊、《华云丛刊》,编印有合阳中学丛书(已出版《太乙子》一书,商务印书馆印行)。文风鼎盛,名流荟萃,这可说是旧合阳中学的“文艺复兴”时期。

  后来党晴梵因故离职,县长谢子衡(陕西榆林人)又委党虎丞再任校长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1938年下学期,学生人数遽增,部分原因是为了避国民党反动派拉壮丁,由最初的百余人左右增加到了二百多人。孙玉如(官庄人)1938年上半年任短时期校长后,接着是管德慧(王村镇石鹅人)任校长。1942年正月,管德慧病故,梁芝生(梁家沟村人,教育科长)暂代半年校长。这时期,1939年开始招收了女学生(“三一级”,仅六个女生)。1942年,张缙卿(县城内北街人)任校长,增设了一班中学预备班,修业一年。兴建了大礼堂,镌有碑文。笔者即于这年来合中任教。抗战胜利前夕,李正德(北王村人,现任西北农学院教授)任校长,一直到解放。

  旧中国,剥削阶级——官僚、地主、富农、巨贾有受教育的特权,学校教育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。官僚政客、地方绅士,他们不是为广大劳动人民办教育,而是为统治阶级培养驯服的工具和剥削阶级的接班人,工农子弟却被关在学校大门以外。知识分子成了一个社会特殊阶层。有些军阀党棍,甚至把学校当作他们上爬的阶梯和争权夺利的工具。

  广大的教师和学生,受进步思想的影响,他们热爱祖国,热爱人民。有的投身到火热的革命斗争中去,和劳动人民打成一片,为革命做出巨大的贡献。阶级斗争在旧社会的合阳中学表现得也最为尖锐和激烈。

  1948年后季,解放军乘胜南下,胡宗南匪军四处抢掠,仓皇逃窜,国民党匪军以合中为兵营,四周掘成战沟,龟缩校内,妄图苟延他们一伙灭亡的命运。学校遭受破坏,师生都被驱散,学校一时陷于停顿状态。

 

群星灿烂

 

  “一唱雄鸡天下白。”1948年底,合阳彻底解放,国民党匪军已无力反扑,文化教育也得到新生,解放的曙光照耀着合阳教育界。合中师生的精神面貌也起了根本的变化。李齐夷(南顺村人)同志任解放后的合中第一任校长,副校长是孙伟同志(湖南人,曾任北京师范大学总务长)。1950年初,白坡平同志任校长,学生较前增加,又扩建了教室和宿舍。1956年刘兢业同志任校长,同年开始招收了两班高中(高五九级甲、乙两班)。1962年,吕丕周同志任校长。自1959年开始,设专职书记,吕宏远同志任合中支部书记。自1956年起,合中成为一个完全中学,学生最多时有二十一班。到1978年秋,全部是高中,学制二年,共十八班,学生一千人以上,女生几占半数。教职员工七十余人。教室宿舍大有增加,图书仪器,添置更多。自1958年以来,学校辟有农场、办有工厂。现在工厂有印刷、拉丝、电焊、电机修理等车间。学校能够自行发电,供照明和动力之用。

  合阳中学的历届教师中,曾有不少的硕彦名流。有的思想进步,开导风气之先;有的学识渊博,造就人才俊秀。各有所长,群星灿烂。从而学生在思想品德、知识技能等方面,都受到很大裨益。

  党晴梵、党修甫、王鲁彦,宿儒饱学;王毅然、杜松寿、白坡平、赵惠民、季舞韶,治学精勤。这些教师,思想进步,刻苦力学,为人正直,教导有方,在学生中享有盛誉。很多青年学生走上革命的道路,为党为人民做出巨大的贡献。除了地下党(以上有些教师就是地下党员)的正确领导外,和这些老前辈的辛勤教导是分不开的。王鲁彦先生,系左联作家,学生得亲聆其教诲,起到了有益的开导作用。以后又有国文教师杨春霖(现任西北大学中文系副教授),油画家石波夫等,曾在合中任教,对合中的文化提高,都起到很大作用。孙玉如充实合中图书馆,添购进步书刊(如《大众哲学》等书),使学生学到不少马列主义辩证唯物论

基础知识。

  学生中群芳争艳,人才辈出。如管建勋、王彦堂、潘禹九、王现武、同烈、李正德、刘祖典、李钟瑞、党向民、何邦魁、张增盈、李德义等,有的是党政领导干部,有的是军事首长,有的是学者专家,有的负厂矿之责,有的已年老退休,有的为革命献身成为烈士,人才济济,不胜枚举;遐迩所及,散布全国。即合中现在之校长吕丕周,副校长王福合,教育主任党增田,副主任侯抗欣,以及老教师如王石真、雷云沛、梁庭芝、雷永生,中年教师萧培文、王金山等原来都是本校毕业的学生。

  “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。”解放后在党和毛主席的教育方针指导下,合中为党和人民培养的人才更多。1960年高考,两班学生除三人因病未参加考试外,其余全部考入高等院校,录取率几乎达到百分之百。他(她)们又红又专,在各个岗位,在祖国各地,为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,为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,做出优异的成绩,放射出奇光异彩。

 

     (选自《合阳文史资料》第三辑)

 

  作者简介:

雷烽(1918—1986),合阳县城关镇西街人,大学文化程度,中共党员,县政协首届委员,毕生致力于党的教育事业。1986年2月,捐平生积蓄万元以劝学,被省人民政府授予“劳动模范”称号。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