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忆我在合中上学时的几位老师

作者:梁庭芝 来源: 录入者: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16年07月18日 点击数:

我在合中上学时期,有几位老师令我终生难忘。第一位是白坡平先生,他是知堡乡北知堡村人。早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后因省委组织遭到破坏而脱党,但对共产主义从未产生过动摇。1946年他给朋友写信说:“我人过去受所谓‘异端’勾染,从书理上完全自觉自愿,并非误入歧途。只怪自身软弱,受历史支配,中道脱落。静夜思之,犹自内疚,怎能一反其道而行之乎。”他又说:“我在思想上从来没有丢掉先入为主的意识形态,以党外的布尔什维克要求自己,没有做过不利于党和人民的事情,而且还做了党员所不能做到的事。”

他教“战教”国文等课,讲课观点新颖,善于发挥,又有机联系,借题影射,借古讽今,把褒贬善恶、抨击时弊,宣传革命,阐发真理,统寓于教学过程之中。那时,文科教师常作讲演,他给我们讲过“三不主义”,即“打倒日本帝国主义,不是杀尽东洋人;批评不是攻击;民族复兴不是民族复古”。又一次讲演讲了四个字:“软、硬、快、活”,软是软手段,硬是硬脖子,快是快动作,活是活脑筋。讲后,作文时,就出个《讲话追记》的题目。他的作文教学有个特点,一次出几个题目,有的他把观点、内容要点都讲了,例如,某次看秦腔《走雪》,他抓住“官宦家女子甚聪明,说几句话儿人爱听”的唱词予以批判,让学生写一篇《看戏有感》,总之,作文教学富有思想性、启发性。

抗战爆发,先生热情洋溢,精神振奋,一方面运用儿歌、劝善调、顺口溜等通俗文学形式创造大量的宣传鼓动材料,一方面与学生一道下乡做好宣传募捐工作。他写的劝善调,我只记得开头四句:“未开言不由人泪流两行,尊一声众同胞细听端详,我中华是大国不用我讲,论历史五千年文化古邦。”他编的儿歌之一,也只记得开头几句:“白杨树,渐渐高,骑白马,拿大刀,大刀长,杀东洋。”他与学生的宣传情况,他写过一篇长文《一周间》,记叙颇详。此一情况,为经合东渡抗日的八路军政工人员所获悉。有人自山西前线给先生寄来一信,大意为“从合中图书馆借书情况以及学生反映,知悉先生思想进步,抗日热情很高,在学生中有极其良好的影响。实堪钦佩,特函致候”。1938年春,合中创办抗战旬报——《力报》,社论多由先生主稿,是先生诸多论文中的力作。

对革命者予以经济上的资助和支持。先生自奉俭约,不知先生者还以“吝啬”目之。殊不知,对于革命者的接济支持,先生是慷慨解囊毫无难色的,合中教师季舞韶和学生王炎堂去陕北,先生赠洋三十元。合阳地下县委书记管建勋去陕北前来辞行,先生赠以路费并表示“绝不会做给党丢脸的事”。1947年,何邦魁回合搞武装斗争,派人与先生联系,先生赠钱予以支持。对于思想进步品学兼优的贫寒生,先生亦常为其解决学费问题。秋二六级学生李中瑞(后去陕北,为革命牺牲成为烈土)学习成绩优异,写作尤为出类拔萃,先生每学期给以二十至三十元的接济。

1940年下半年,合中教导主任杜松寿先生为敌特拘捕后,先生选讲诅咒黑暗的诗歌一首,借以揭露敌特践踏人权的罪恶行径。记得有“孩童何辜,竟一并陷入囹圄”的诘责语(杜夫人及一岁多的小女孩亦被拘禁)。合中第十八届毕业生赵怀璧说:“现在有人说咱白先生反党,我不相信。反党确属党,不过反的是国民党。”

先生与进步学生关系密切,进步学生亦环绕于先生的周围,“譬如北辰,居其所而众星拱之”,先生慎重择友,重视思想倾向和品节,以道义相交,结交者多系革命者和进步人士。先生与上层爱国民主人士党晴梵老人交情笃厚,过从甚密,党大白二十余岁,因思想倾向一致遂成忘年交。先生笔锋犀利峭拔,深为党老所赏识。党任合阳县临参会议长期间,许多重要文电,皆出自先生手笔。如代党拟就揭发八区专员蒋坚忍侵吞修筑白宜公路巨款问题的电文,即其一例。党老对人说,白是合阳深刻理解德、赛(德谟克拉西——民主的音译;赛因斯——科学的音译)者之一。实际上,白的思想境界早已远远的超越了这个界限。

三十年代末,国民党第五十三师师长曹日晖,沽名钓誉,召开敬老大会,地方劣绅与之结纳,狼狈为奸,伪造民意而有赠曹“万人伞”之举。合中学生拒绝参加,先生公开支持学生的正义行动,先生旋又获悉伞上有自己的名字,更是怒不可遏,遂有三首打油诗之作。兹录二首:l、老子和你无瓜葛,偷我名字为什么?竟将羞耻当光荣,如今怪事这样多!2、何人想下这法场,“万人伞”儿把名扬。民意岂能假制造,你自热烈我自凉。

1945年秋,合阳全县教师与会,以遥遥领先之票数选举先生为教育界参议员。县长周鸿却秘而不宣,又违拂民意,要挟代表,来了二次选举,结果先生成为候补参议员。先生以“不愿”二字回绝后,周鸿又派人疏通,先生乃致书周鸿予以质询,共有不解者五。其第五条为:“我若被选进参议会,把职责上可以说几句不中听的话。是不是怕我把巍巍荡荡之政府吹倒?真个如此,又为何提我为候选人?此其不解者五。”义正辞严,揭穿了国民党强奸民意玩弄假民主的鬼把戏。

第二位是赵惠民老师。赵惠民:韩城人,北京中国大学哲教系肄业三年。地下党员,1938年秋—1941年底在合中任教,教历史和国文。讲课观点新颖,重点突出。他在讲课中,介绍过辩证法的“三大定律”及“社会存在决定人类意识,人类意识影响社会存在”这一唯物史观的重要观点。有时也作报告,常作时事分析,课本中没有的东西他补充讲,例如:1929—1930年的冯、阎、李倒蒋战争。他曾叫我谈过,问我看什么书,给我几本进步杂志阅读。此人为人正派,平易近人,学生容易接近。讲课简洁,讲后让学生再翻课本。离开合中后,任韩城中学教务主任,韩城简师校长,解放后曾任大荔师范校长,渭南地区教育局长,省教育厅教研室主任等职。

第三位是杜松寿老师。杜为华县人,参加过渭华暴动,语言学家,1940年下半年任合中教导主任。给我们教英语。工作认真负责,严格执行升降级制度。因降级问题,被几个品质恶劣的学生告到“动员指挥部”,而遭敌特逮捕。提倡学生“冷水浴”。他订了一些进步杂志,有胡风的《七月》等;除教英语外,他还能教国文、数学等课程。他被捕后,学生还捐过款,资助其家属和孩子。他和白坡平、赵惠民老师交情较深。解放后,在中国语言文字改革委员会工作。

第四位是潘魁五老师。潘为山西永济人,山西大学冶金系毕业。教数、理、化,以化学最为突出,语文程度也不错,教化学,不看课本讲述内容超出课本,也重视实验,我现在还记得他为我们取氯气。教数学也特别负责,晚自习必到教室辅导。课外,常出些数学难题,叫一些学生解答。离开合中后,在蒲城崇实中学、尧山中学、朝邑中学任教,每至一处都留给学生良好的印象,因而念念不忘。曾经用文言文给我写过一封信。解放后,在运城师专任教。

最后一位是王子植老师。王系合阳东王乡人,在合中教音乐、地理。他教地理称得上“一绝”。他把地图记熟了。教课先绘地图轮廓,信手画来,准确无误。然后教都市、交通、山脉、河流,教什么填什么,学生印象非常深刻。又要求学生照绘地图,并予以评分,记入学期总分中。对中国的县名,他基本上可以说出来。解放后,仍在合中任教至退休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梁庭芝口述张宏星整理)

作者简介:

梁庭芝,生于1924年,合阳县知堡乡北知堡村人,陕西师大中文函授本科毕业。长期从事教育工作,先后在陕西省大荔师范、三原南郊高级中学、陕西省小学行政干部轮训学校、合阳中学任教,曾任蓝田中学教导主任,渭南师范速成学校校长,渭南行政公署文教科科员等职。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友情链接:北京赛车pk拾人工计划  98彩票  北京赛车pk拾彩赔率多少  北京赛车pk拾平台评测网  必发彩票  宏发彩票  北京赛车pk拾qq群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